您好!今天是

在我家,不忘初心就是恪守本分

时间:  2020-08-27

  我的祖父是个乡村医生。他自幼聪慧睿智。只凭读过几年私塾,认识一些汉字,竟自我摸索出了一些医治疑难杂症的中医诊疗技术,加之又略通一些西医,在缺医少药、医务人员极度贫乏的旧中国,算得上是一个还不错的医生。在家乡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颇有些名声。

  祖父行医为人善良,待人以诚。在他那儿看病二不收费,即:病未看好不收费,穷困乡亲看病不收费。因此,祖父一生未积攒到买田置地的钱。解放初期评定家庭成份定为自由职业。祖父病重弥留之际,留下四句话:与人为善,积善余庆,本分做人,必有福报。

  在我孩提时代,只会四处调皮捣蛋的时候,我父亲和我说了这些。而我,在幼小的心灵里,则真是将这些当成了家规家训。

  我的父亲幼时也读了几年私塾,随后跟在祖父身边做些杂活。十七岁那年,父亲有外出求学的愿望。祖父居然支持。给了父亲一些钱让他去闯荡。父亲用三年时间突击学习了初高中课程,奇迹般的考上了大学。后来抗战爆发,学校停办。父亲遗憾肄业回家。也未再跟随祖父行医,而是受聘任教,做了一名中学教员。

  父亲一生性格刚正凛直,处事恪守本分。1947年,父亲所带的学生有一男生调戏同班女生,引起轩然大波。因该生系当时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之子,学校未予处理。父亲以带班主任的身份,力主按校规惩处当事人,以正校风。后来父亲在新学期开始时被学校解聘。父亲告诉我,当时的祖父为父亲守住了带班主任的本分感到欣慰。

  解放后,父亲成为一名国编中学老师,且待遇较高。父亲恪尽职守,辛勤耕耘,培养了不少优秀人才。父亲曾经和我说过:他的学生中文有省委书记,武有解放军副总长;科技界、企业界等各行各业,均有一些领军人物。然而,父亲从未利用这些人脉为自己或为子女办过一件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私事。父亲以他清正平凡的一生,传承了我们家恪守本分的家风,也为我们后代树建了榜样。

  幼时的我,曾经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调皮孩子。然而无意识的润物细无声的家风的熏陶和浸润,我的言行举止,不知不觉间朝着家庭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形成自己的人格特点。

  自15岁插队劳动至退休,我有46年的工作经历。微笑视人,善良待人,勤恳做事,本分处世,我人生的一大半历程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年青时在煤矿工作。当保卫干事能对发案过程剥丝抽茧,直至破获当时难得发生的盗窃案。做武装干事,自己带的武装基干民兵班在1974年度被当时的福州大区授予基层武装民兵先进集体荣誉。1979年煤矿选举当地县人大代表。作为只是工人身份的我竟然获得与两个候选人相差无几的选票。虽然导致当时的第一轮选举无效,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我感觉到了许多人对我做人做事的一种褒奖。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转干,进入机关。30年的机关工作,得益于良好家风的潜移默化,使自己能在方方面面的利益和诱惑面前,处之泰然。退休后,大家推举我任离退休一支部书记。离退休支部书记这一职位,其实是一个公益性岗位。岗位的内涵就是热心和奉献。本来60岁到75岁应该是一个人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可以愉悦自由地做些自己喜欢做的快乐的事情,可以按自己的意愿与家人尽情享受生活。任职即意味着将失去不少自由支配的时间。利弊其实很明显。然而,我毅然决然的接受了这个职务。而且对全支部所有人员,不论领导还是一般退休人员,也无论工作期间与自己关系亲疏,一视同仁的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和帮助。

  我的祖父是个不错的中医,我父亲在中医药方面也略知一二,且父亲一口好英语,擅长工笔画,有点多才多艺。我很惭愧,竟是一丁点儿也未学习和继承了这些。但我很自豪的是,祖父说的“与人为善,积善余庆,本分做人,必有福报”的家规家训,我记在了心里。恪守本分的家风,在我的家里也得到了传承。

  人性中的善良,人格中的本分,是人最可贵的品质。善良的人大多恪守本分,恪守本分的人一定善良。虽然现在有人给善良、本分打上傻子的标签,却永远也遮掩不了善良、本分的人性光辉。

  费孝通大师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其中的美,为文化。这是赞美美並引申至文化的话语。发现自身之美,欣赏他人之美,进而互相欣赏,最后达到一致融合。这是人类文化繁荣的必然之途。我冒昧仿大师语言格式:各守其守,守人之守,守守与共,天下亦大同。这其中的守,就是本分。守守与共,如若每个人都能恪守本分,天下大同还真是不会远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3月25日强调:“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是一阵子的事,而是一辈子的事情”。在我家,不忘初心,永远不忘的初心,就是恪守本分。这个本分,最基本的是热爱自已的祖国和热爱中国共产党,最根本的是爱岗敬业和深入骨髓里的善良。家庭成员中的共产党员,应恪守的本分还必须牢记使命,忠诚组织,甘于奉献。

  家风是孩子成长的土壤。如今,我和儿子一道,正在努力为下一代的孩子成长的土壤中,增添最好的有机养料。当今社会,孩子生存和成长环境变数越来越多。必须为孩子打好“底色”,才能“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李玮华)